心灵咖啡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加入
查看: 2374|回复: 1
收起左侧

[小说] 青盏(二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9-5-12 13:54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二章 伤心西湖


青砖。
黛瓦。
马头墙。
这是一个由黑与白,素描而成的一个线条世界。这里有满地的流水,万户的人家,还有让家家户户得以相连的小桥。
繁华的街道,写着这里是,杭州。
杭州的街头,月老拂衣飘去,留下落樰一脸的欣悦,还有一脸的憧憬,是对未来的未知的憧憬吗?
长街之中,酒店客舍林立,街边摆满了摊档,小贩们吆喝着买卖,五香豆,八珍糕,还有热腾腾的大烧饼……
走过长街,见一弯小舟慢慢地撑过一个小桥,落樰想起了杭州城外有一个美丽的湖,西湖。
去西湖看看吧,一个千古的名胜。
落樰拉着桥边一个老人问,老丈,请问西湖怎么走啊。
老人一听,顿时慌张起来,说姑娘你千万别去那里,西湖之中来了一个自号伤心的妖怪,专门掠夺西湖中结伴游玩的情侣,一看见情侣们出现,必定要抢走其中一个,而让剩下的一个人伤心欲绝。现在没有人敢去西湖那里了。
落樰说,如果是单身的人呢?
老人说,去游玩西湖的大多数是情侣或者朋友们,很少单身的,何况现在来了妖怪,人们也不敢单身去那里了。
落樰说,怎么没有人去收服这个妖怪呢?
老人叹了一口气,说,凡人怎么能和妖怪斗呢,只求平平安安就行了。
落樰说,老丈,你告诉我路怎么走吧,我还是想去看一看。
老人很惊讶地看着她说,沿着前面那条路一直走就是了。老人又叹了一口气,摇着头走了。
西湖。
西湖依旧,依旧是青山碧水,依旧是绿树成荫,垂杨满布,一溪悄流。
只可惜,西湖虽依旧,却没有了往昔的游人如织,没有了西湖扬名天下的画舫楼船,没有了才子佳人的卿卿我我。
未能抛得杭州去,一半勾留是此湖。杭州依然繁华,西湖已是寂寞冷清。试问何日,人们能重在此地携着情侣的手,为西湖增添一湖明媚,看一湖夕醉?
西湖不语。
少年。
一个少年。
一个佩剑的少年,正从湖边缓步走来,他背负着双手,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好像还不知道此行的危险,也像是不在乎这里的危险。
无论如何,落樰都要过去告诉他,告诉他此地不宜久留。
“公子你好”,落樰走过去,“这里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,不宜久留。”
少年回过头来,笑了,反问道“姑娘为什么也不离去呢?”
落樰说,我想看看这里的山水,看完就走。
少年说,我也不忍辜负了这一湖的美景。他的回答像是早已准备好似的。
两人相视,齐声而笑。
“想不到在西湖之中,竟然找到一个知己。”落樰微笑着说。
少年说,最可恨就是湖里的妖怪了,霸占了一湖山水,要是被我遇着了,一定要为民除害。
落樰赞许着点头说,公子要是能除掉此妖,西湖的美景将会被更多的人看到。只可惜,我们都是单身的人,要不就能遇着妖怪了。
“哈哈,两位果然有情调,明知这里有危险,依旧要看西湖的美景,在下佩服。”一个声音从少年身后传来。
两人回身一看,一个白衣青衫的中年文士从另一边湖岸走了过来。
落樰看着中年文士,皱起了眉头,低声说,公子小心,此人带有妖气。
少年微笑着说,不碍事,我已经感应到了。
少年看着中年文士,大声说,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伤心大哥。”
中年文士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起来,“小兄弟果然厉害,一眼就看出了在下的身份。”
少年说,“想必伤心兄在湖底闷着了,也出来看看风景吗?”
中年文士点了点头,“夕阳已至,出来透透气吧,人们都说西湖的断桥残雪是一道美景,但不知断桥残阳更是一道美景吖。”
落樰看着中年文士,一副秀才的样子,看上去是一个善良的人,但他却是一个残害生灵的妖怪,哎。
“这位姑娘,为什么丢下如此美景,肚子沉思呢?”中年文士看着低头的落樰问。
落樰抬起头,笑了一下,“我只是奇怪,为什么像你这样一个举止风度翩翩的人,要无故残害生灵呢。”
中年文士叹了一口气,“往事繁冗,不知从何谈起,不如我们坐下来,喝上几杯酒,慢慢谈吧。”中年文士从身后拿出了一壶酒。
一张石桌,一道斜阳,一壶酒。
斟满了三个杯子。
“美酒已满,两位请。”中年人举起了酒杯。
一杯已空。
中年文士又斟满了一杯酒,看着斜阳,不无神情的说,“我的故事,也是从西湖这里开始的。当年我修炼成人之后,偶尔经过西湖这里,喜欢上了画舫中的一个女子芷寻,接着我便在这里定居,以方便追求芷寻。后来我们相爱了,一起生活了七年。而谁知道,某一天我外出访友的时候,芷寻却被当地恶霸抢走了,芷寻不堪受辱,跳湖自尽了。等我回来的时候,我们已经相隔两地。我一气之下,将那恶霸的全家都杀了,但自此之后,我的性情也变化了很多,无法忍受别人成双结对的喜悦。我占领了西湖,自号伤心,拆散所有赏玩西湖的情侣。我要让他们都尝试到伤心的滋味。”
两人听了,颇为感慨。
落樰说,你的故事的确很伤心,但是如果芷寻泉下有知,她也不愿意你滥杀无辜吧,为什么要将自己的伤心给予别人呢?
中年文士接着说,“怪只怪我用情太深,我的本心是魔,如果情没有了,就会走火入魔了,无法控制自己。”
那怎么办呢,落樰担忧地问。
中年文士说,只有两种方法解决。
什么方法?落樰问。
中年文士回答,“杀了我,或者我杀了你们。”
“你要杀了我们吗?”落樰问。
中年文士笑了一笑,说“不,我从来只杀一个人的,只要你们之中死了一个,我就会离开,这个想法虽然不是我的,但是我要遵守。心里的魔气已经很重了,连我自己也控制不了。”
少年终于说话了,“只怕,你杀不了我们。”
中年文士说,“没事,如果我杀不了你们,就只好被你们杀了。我看淡了这个世界,早想离开了。西湖已寂寞了很久,今天却碰到了两位,也算是有缘吧。”
中年文士拿起酒樽,倒满了三杯酒,说“让我们干了最后一杯吧,也许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杯了。”中年文士说的很感慨。
少年人顿时豪情迸发,举起杯来,说“干!”
杯,已空。
情谊,已绝。
本来他们能成为朋友的,但是,现在已经要兵刃相接了。
天地,已变。斜阳也连忙收拢了最后的一道光芒,跑到了山后。安静的世界突然狂风暴雨,黑暗已经来到。
少年,拔剑。
中年文士露出了心里的魔气,一个狰狞的脸。
落樰将神灯之焰凝聚在手心,等待时机出手。
中年文士将魔爪伸出去,向少年人横扫过来,少年人挥剑直斩。两个身影迅速混战在一起,少年人的剑是紫色的光芒,中年文士的魔掌却透露出死亡的味道,黑与紫接触、散开、混合,经历了无数次的碰撞。
两团光芒混合着,突然一弹开。
天地之间,已经安静。
少年人半跪着,手中的剑支撑着整个身躯的重量,睁开迷离的双眼,喷出一口鲜血。
而对面,中年文士却安然站着,背负双手看着无尽的黑暗,像已忽略了两人的存在。
魔影再起。
少年人无力地用剑支撑着站起来,中年文士飘飞起来,右手魔掌变大,眼看着要将少年人笼罩起来了。
光芒,突然一片光芒闪耀出来,围住了中年文士,也遮罩了他的双眼。中年文士的身影为之一顿,一把剑,从他的前面插入,穿透了身子。
光芒已散,中年文士睁开眼睛,看到了释放光芒的落樰,神情异常的安静。
中年文士转过身,看着面前的剑,笑着对少年人说,“小子修行不错。”
安静,还是安静。
中年文士握住剑,对两人说,现在安静了。说完,他用力把剑抽出来,一道血泉洒满了整个天空。
是的,安静了。
——论坛程序问题,请给 qq124627513(微信同步)留言。(系统默认签名,点击修改
发表于 2023-4-15 13:38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到了释放光芒的落樰,神情异常的安静。
——论坛程序问题,请给 qq124627513(微信同步)留言。(系统默认签名,点击修改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加入

本版积分规则

广告
广告位
广告位
广告位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QQ|联系我们|手机版|小黑屋|Archiver|心灵咖啡 ( 粤ICP备16121829号-1 )

GMT+8, 2024-6-19 19:43 , Processed in 0.070051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and 心灵文学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
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,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,但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!另,若有抄袭侵权,联系即删禁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